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gyi的博客

记录历史-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

 
 
 

日志

 
 

转--完县十八侠  

2011-05-24 09:5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顺平县孙氏拳研究会—任秉信

孙禄堂老先生晚年,倦游返里,当年,在县城成立了国术研究社,亲自主持教导入社弟子十八人,皆以隆重古礼拜先生为师,在先生循序教诲、不厌其烦的指导下,并由其儿子存周、女儿剑云指导拳术和剑术,徒弟齐公博、任彦芝辅持左右,一招一式认真辅导。十八人均有不同建树,被后人赞誉为“完县十八侠”。
转--完县十八侠 - xingyi - xingyi的博客

附照片一幅,前孙禄堂老先生,左徒弟齐公博,右为大徒弟任彦芝。

后从左至右权建周、裘应洲、贾莲亭、刘仲英、刘光夏、李学坡、曹京宵、邹懋卿、刘如桐、贾绶卿、谷少亭、宋耀先、侯润生、张子恒、李子祥、王志远、张绪光、任兰芬。

十八侠之一的刘如桐,下邑人,当时任完县教育局局长,后居美国,膝下有一女,善书画,尤以画梅擅长,功底极深。女婿蒋云仲,为发扬孙家拳,弘扬武学精神,在加州成立武术学校,并言传身教。一九八四年,女儿和女婿参加了孙禄堂老先生的立碑仪式。
张子恒,南街人,青年时,体格强健,曾任体育教师。解放后,在河北五中(现腰山中学)任历史教员,苏联专家听过他的课,五七年被打成右派。迁送回家后,在村一直受改造。直至文革结束。
贾绶卿,西显阳村人,曾任教育局职员,解放后到省教育厅工作,后因家庭是完县八大家之一,文化大革命期间受牵连,后下放到南街完小任教,离休后练拳不止,九十七岁无疾而终。九十年代,师妹孙剑云曾专程到西显阳看望过他。
张绪光,司仓人,教师,五七年被定为右派,后得以平反,一直在腰山中学任教,直到退休。
李子祥,常庄人,解放前在师范任体育教师,和老师较力被击倒的一桩笑谈,后不详。
任兰芬,字惠卿,北关村人,(1908--1999)出身书香门第,武术世家,其父为一代宗师孙禄堂之高徒,先生自幼聪敏好学,随父习武不辍,后拜孙禄堂之高徒齐公博为受业师。孙禄堂在完县成立国术研究社,收徒18人中也有他,虽是孙老徒弟,但孙禄堂还是师爷辈分,只有在十八人中才称兄道弟。孙禄堂公视兰芬聪颖好学,甚是喜爱,亲为言传身教,兰芬更是心领神会、苦练磋磨,将太极、形意、八卦及各种剑术融为一体,精气存于内,神力形于外,反应敏捷、动作神速、擅太极推手达化境之妙,每与人试手,无不使之心悦诚服。任兰芬一生对孙禄堂的崇拜、信仰,对孙式拳的继承和传扬在顺平县起到了带头人的作用。现把耳闻目睹几件事写出来,与武术爱好者们共雅。

拜师

武术宗师孙禄堂早年在完县(现顺平县)北关有两个徒弟:任彦芝和陈守礼。有一年孙禄堂家乡任家町的徒弟齐公博到北关来做客,师兄弟见面寒喧几句后,陈守礼说:“师弟,我要是这样你怎么对待?”说着一个三体式上边拳下边脚一同出去,这时齐公博眼望他师兄一下,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缩身后退就是丈开外,二人在客厅里就比试起来。陈守礼用的是形意拳功夫,一路崩拳势不可挡,齐公博是八挂  拳,你看他左旋右转、翻来覆去一式也不停,一个黑熊探掌,朝陈守礼面部而来,接着又是白蛇吐信朝他喉部而去,一会儿狮子张嘴,接着又是白猿献果,不一会儿,这边是齐公博那边也是齐公博。当然,师兄弟之间只是切磋不动真格的。简直把陈守礼摆弄的不知如何出手了,只得垂手而立连说:“师弟、师弟。”事后陈礼对任彦芝师兄说:“我觉得一个小小的师弟还能怎样,想不到真有两下子。”隔了些时日,任彦芝和陈守礼便分别带着自己的儿子任兰芬和陈成吾一同到任家町村拜齐公博为师。

与师爷爷推手

转瞬几年多过去了,兰芬和成吾到任家町跟齐公博学艺,先后学习了形意拳,八卦拳、太极拳和推手,又学了形意剑、八卦剑和太极剑等器械。有一天任兰芬练拳,孙禄堂也在场,见他用练的极为认真、有力,便对他说:“来,我与你推一推手。”兰芬喜出望外,盼都盼不到的。一老一少推了一会儿,孙禄堂随问到:“你觉得我的手有劲吗?”回答没有。又问“你听到我鼻孔出气吗?”回答:“没有”。孙禄堂风趣的说:“不用说你听不到,连我自己都听不到哇。”从那以后,兰芬感到武术真是博大精深,练的更加刻苦了。据他讲,每天响午便和成吾在村边树林里练习推手,从没有间断过。解放后,每天晚上兰芬都和堂侄秉昆,还有成吾的大儿子瑞山等对练。别看兰芬瘦弱,可他的内力很大,一次,在和瑞山对练时,一掌将他从里屋打到外屋。和秉昆推手时,一会儿秉昆便上气不接下气了。可任兰芬一点大气也不喘,象根本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步行赛过自行车

自解放以来,任兰芬就在集市委员会工作,每逢集日、庙会就去收税。记得有一年赶大李各庄庙会,将近傍晚时分,同事们都纷纷准备回河口饭店落脚,任兰芬见有些活未干完,就说:“你们先走吧,我忙完事就去赶你们。”说着,任兰芬便埋头整理起帐目来,于是人们骑着自行车先走了,片刻工夫,任兰芬也收拾完余帐。但他没自行车,只见他把腰一塌、箭步如飞,超小路直奔河口而来。刚到河口饭店就遇到一位至交--城关东显阳村姓水的主任,打声招呼,忙迎到里屋沏茶叙谈,大约过了半杯茶的时间,骑自行车的同事们也都到了主客厅歇息,只听一个人说:“等一等兰芬哥吧。”这时任兰芬和水主任从里屋里走出来和大家招手,众人当时一惊,纷纷问他怎么这样快,任兰芬只是笑笑也没说什么。年岁大些的人每每谈论起这件事,更是津津有味、头头是道。

是不善乎

任家町村有个叫小灶火的人,是任兰芬的同门师兄,个子不高,但很精神,不但套路练的好,推手更是有功夫,本村的师兄弟都推不过他,他下手也狠,到后来师兄弟们都不愿和他推了(齐公博老师说小灶火功夫不长了,这是后话)。五七年的春天,小灶火来北关村走访,正赶上任兰芬卧床闹脚疾,听说师兄来了,任兰芬还是赶忙起来招待他,因为任兰芬学拳一般是晚上去晚上回来,再说自解放后,更是以在家练习为主,所以虽然是师兄也是见面不多。小灶火心直口快,说明来意,任兰芬一听,满口答应,二人当即三体式站立。便开始推起手来,开始,还比较拘谨,一会儿小灶火就说:“师弟,别客气”。说着就动了真的,任兰芬还只是顺势绷、捋、挤、按,平心静气地去防、去化。只见小灶火一绷,就势按去,任兰芬不慌不忙,借力一捋,小灶火便俯于地上,任兰芬赶紧上前,笑着将他扶起。小灶火竖起大姆指惭愧地说:“是不善乎”。

这个 我欢喜

一次,任兰芬去下叔赶庙会,到曹师兄家落脚后,就收税去了,快到中午时,曹师兄就派人去找,催师弟赶快回来,一来吃饭,二来是任家町来了几个师兄弟要推一推手,交流交流。当然师兄弟们见面分外热情,更免不了要试试手法,任兰芬以静制动、以柔克刚,每次都是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把他们的进攻一一化解。事后,曹师兄非常高兴,连连说:“这个,我欢喜”。曹师兄在下叔是个很有名望的人,他深 知任家町师兄的工夫,他自己不去试,叫任兰芬和他们推手,即没有丢下叔的面子,又增长了见识。曹师兄对任兰芬更加敬重。后来曹师兄到县银行帮忙,好几个月一直住在任家,每天早上、晚上练习五行拳、太极拳,一边练一边讲解,使观看的晚辈们也从中受益非浅。

追贼

一天深夜,任兰芬正在院内练习太极拳,练的是内功,无声无息,意入无人之境,忽然听到西墙外有动静,并有东西钉入土墙的感觉,父亲马上想到是贼,就咳了一声,贼还不去,他就把门打开,有三个人快速向西跑去,任兰芬不慌不忙,尾随着跟了过去,贼人先向西后又往北拐,径直到离村三里的一个庙里,他追赶到庙外,观其动静,听到庙里还有其他的人,正听见一个人问:“你们怎么样,家里的大人孩子等吃的了。”我父亲一听,全明白了,都是些贫苦老百姓,并不是什么贼,二话不说,就又返回家中继续练拳。白白虚惊一场。

推手痛快

当时,北京、河南、唐山、定兴、蠡县的武术爱好者都来完县进行武术交流,并且都要和任兰芬推推手,定兴县李荫堂说的好:“和任先生推手,感觉就是痛快。”就连孙禄堂的女儿孙剑云几次到完县来,总是住在任兰芬家,也总免不了和师侄推推手、练习练习手法。任兰芬每天晚上都要看徒弟们练拳、推手到很晚,很多人都得到过他的言传身教,特别是在推手方面,每个弟子都和他过过招,并得到过他的亲自指点和精心培养。徒弟们过后经常说起,“我就愿和老师推手,推的痛快。出去的痛快,回来的也痛快。”确实任兰芬在推手功夫上真是深不可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推手不单单是为了比试比试,更重要的是把推手融入太极拳内,达到修身养性之目的。”凡是和任兰芬推过手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练太极拳真好”。

捉鹰

一天傍晚,做税收工作的任兰芬,回家路过大店(现在的食品)时,见一只老鹰在一个夹道里觅食,出于好奇,兰芬小心翼翼地向老鹰走去,老鹰听到一丝动静,慌忙张开大翅膀,由于夹道过窄,鹰翅无法完全打开,一下子怎么也飞不高。任兰芬见状,一个箭步,闪电般窜到鹰的侧后方,说时迟,那时快,迅速伸出双手,习惯性的用了一招形意拳的鹰捉式,把大鹰的两个翅膀死死卡住,轻而易举把大鹰擒获。这是平常人无法空手捉到的,只有练武的人才有胆识,手疾眼快,才能不失时机的捉住大鹰。

--------------------------------------------------------------------------------------------------

任秉信,河北顺平北关村人,武术世家,自1999年至今任顺平县孙氏拳研究会会长。
其祖父任彦芝,蒲阳拳社中期(1900-1907)一代宗师孙禄堂之高徒,精形意,有“儒侠”之誉。
其父任兰芬,蒲阳拳社十八侠之一,十八侠虽都是孙老的弟子,但任兰芬因父任彦芝是孙老早期弟子的缘故,所以尊称孙老为师爷,可其他十七侠都与任兰芬兄弟相称,从一九八六年成立完县孙氏拳研究会起至一九九九年去世,任完县孙氏拳研究会会长,先生聪敏好学,毕生研究太极、形意、八卦及各种剑术,将其融为一体,擅太极推手达化境之妙。弟子遍及国内外,桃李满天下。
任秉信老师,武艺精湛,武德高尚,自幼随祖父和父亲习武,精形意、八卦、太极、拳术及器械和推手,深得父亲真传。
任秉信老师,传授孙氏拳,诲人不倦、敬敬业业、百教不厌,虽育人无数,从不计较名利。继承了孙老先生的无私品德。他天生忠厚,性与孙氏拳术相近,受其父影响,对孙禄堂无比敬仰,立志将孙氏拳发场光大。并作为自己终身的奋斗目标。

转--完县十八侠 - xingyi - xingyi的博客
此照片为中国保定首届孙氏太极拳交流大会结束后合影。
正中为孙氏太极拳第三代传人,保定市一级拳师,国家武术五段,孙氏太极拳全国冠军王双合老师;
左三为孙氏拳第四代传人,顺平孙氏拳研究会会长任秉信老师;
左二为河北大学武术协会总教练段书兴老师,在他的带领下河北大学荣获团体第一名。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引文来源  转--完县十八侠_dfzjs2007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